主页 > 网络 >

《金融时报》中美贸易战之大豆战-墙外楼

  “我望着我的大豆田,我知道三分之一的大豆将运往中国,”比尔?威克斯(Bill Wykes)表示,他那一小片大豆田位于伊利诺伊州大豆种植带,距离芝加哥这座由大豆成就的城市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过去十年,威克斯和肯德尔县(Kendall County)周围很多家庭农场都大举押注于中国及其肉类消费的日益增长——这推动了中国对由大豆制作的动物饲料的购买。

  “15年前,我们几乎不向中国出口大豆,”63岁的威克斯称,为了满足需求,他把大豆种植面积增加了一倍。

  这些大豆田如今正处于全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一触即发的贸易战的中心,此前美国和中国威胁向对方价值数百亿美元的产品征收关税。

  美国指责中国盗窃知识产权来证明其征收关税的合理性,北京方面则试图离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其乡村地区支持者之间的关系。他需要这些选民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以及2020年的连任竞选中支持他。

  美国和中国目前仍然在打空拳;未来两个月内预计不会采取实质性的关税举措。但是,过去一周两国争端迅速升级。在特朗普政府于上周二公布了对约1300种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的计划后,北京方面在数小时内作出回应,将对从美国进口的大豆等商品征收25%的关税。

  从那时起,美国不断传递出混合信号。上周四,白宫新任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政府对谈判持开放态度。“关税不是立即开征。我们会慎重讨论该问题,”他向记者表示。然而当天晚些时候,特朗普威胁再对价值1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

  在两国政府热衷于不断升级口头威胁之际,这场对峙正逐渐成为对政治意志的考验。理论上讲,北京方面更容易受到贸易战的冲击,因为相对于美国经济对于对华出口的依赖,中国对于对美出口的依赖程度更高。特朗普可能还希望通过对华采取强硬路线,在政治上受益。

  然而,北京方面认为,特朗普政府将承受来自农民和其他游说团体要求避免贸易战的强大压力——特别是在选举年。中国是美国大豆绝对领先的最大海外市场,去年美国大豆出口总计220亿美元,其中对华出口占据了约56%。经济上的相互依赖意味着很多美国制造商依赖于中国生产的零部件。

  “北京方面认为自己的承受能力超过美国,”曾担任白宫亚洲事务最高顾问、如今就职于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麦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并补充称中国的关税清单“相当于精准打击特朗普某些关键选区”。

  肯德尔县(位于伊利诺伊州第14国会选区)正是未来几周政客们将密切关注的那类地区。两年前,共和党轻松拿下该区的选票,但该区在11月选举中出现偏向民主党的迹象,无党派的《库克政治报告》(Cook Political Report)已经将该区划入今年可能出现激烈竞争的一栏。

  美国大豆种植带纵贯整个中西部,从伊利诺伊州、到明尼苏达和内布拉斯加、再到密西西比河流域至阿肯色州。这片区域覆盖了曾在2016年大举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选区、以及爱荷华等关键摇摆州。据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称,大豆出口受到严重干扰可能导致密苏里州密西西比县的失业率超过20%,而密苏里州正是今年参议院选举竞争最为激烈的选区之一。

  “(特朗普)威胁把美国农业付诸一炬,”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表示,“我们绝对要和中国的不良行径相较量,但要以惩罚他们而不是惩罚我们自己的方式。”

  威克斯称,上周三当中国宣布对美国大豆等商品征收关税的计划后,每蒲式耳大豆价格下跌了40美分。他表示:“对于一位拥有500英亩大豆田的农民来说,这意味着10分钟内损失了1.2万美元,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

  然而,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豆农因此反对特朗普。“我觉得还没人明白到这一点,”威克斯表示。肯德尔县共和党主席詹姆斯?马尔特(James Marter)称关税威胁只是一种伎俩:“我认为特朗普是用大棒政策作为谈判工具。”

  伊利诺伊州农民鲍勃?斯图尔特(Bob Stewart)把上周的关税计划纳入了考虑。“我家从1860年代就定居在这里,”他称,“这不会令我们破产。”尽管上周三他家的农场因为关税计划“大概遭受了20万美元的损失”,但是,由于需求强劲,他仍然计划在今年照常应该轮种玉米的农田上种植大豆——“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前所未闻的”。

  他不认为关税计划会有损特朗普的大选前景。豆农有强大的游说团体,“但在投票权方面,我们不是很强大:现在的农民非常少”。

  阿克伦大学(The University of Akron)中西部政治专家约翰?格林(John Green)表示,该地区很多选民都很矛盾:他们支持与外国达成“更公平的”贸易条款这一象征性的目标,即使他们可能因此遭受经济损失。但一段时间后他们可能才会感受到这带来的痛苦。

  他称:“目前为止都是口头上的威胁,这些事情需要时间来落实。在2018年选举之前,我们完全有可能看不到任何经济影响。”

  《库克政治报告》主编查理?库克(Charlie Cook)称,许多支持特朗普的选民不是真的受到可能遭此次贸易纠纷影响的经济利益的驱动。他说:“我认为,其中很多都是由对精英的敌意、对城市地区以及生活在东、西海岸的人们的敌意推动的。”

  如果爆发贸易战,考虑到大豆在中国经济中的独特作用,中国政府也或将遭遇政治压力。大豆贸易爆炸式增长的这20年见证了中国中产阶层的壮大。

  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30年收入不断增长使中国人的年人均肉类消费量从20公斤增加到了50公斤。猪肉是在中国最受欢迎的肉类,同期中国每年屠宰的生猪数量从不到4亿头增长至7亿头。

  87岁的赵桂芳(音)在四川农村长大,她回忆说,40年前肉是稀罕物。“我们一年吃一两次猪肉。喂猪用的是草,所以得花一年时间才能喂大。”

  曾经主导生猪市场的家庭养猪模式无法满足如此大幅的需求增长。因此,中国推动了大型养猪场的崛起,由利用富含蛋白质的大豆生产饲料的农业企业集团提供最适合给畜禽增肥的饲料。

  中国国内大豆产量占全球供应量的4%,只够满足本国6周的消耗量。因此,中国的大豆进口量从20年前的50万吨暴增至去年的9600万吨(全球供应量的三分之一)。

  至于从何处进口大豆,北京方面也没有多少选择。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生产了全球约90%的大豆,而阿根廷的主要出口大豆种类不受北京欢迎。国泰君安证券(Guotai Junan Securities)分析师在最近一份报告中称:“中国基本上只能在巴西和美国之间进行选择。”

  目前的时机对北京方面有利。南半球的秋季和初冬是中国从巴西进口大豆的季节:在开始依赖美国进口大豆之前,中国有6个月的窗口期。

  此外,中国规划者正在研究能否从巴西进口更多大豆。温氏股份(Wens Foodstuffs)创始人之一温鹏程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没有美国大豆,那像巴西这样的国家应该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温氏股份是中国最大畜禽饲料集团之一。

  北京面临的最大风险是贸易战推高通胀——考虑到可能带来社会不稳定,中国共产党一直对通胀非常敏感。虽然将500万至1000万吨大豆供应从美国转至巴西将给美国农场主造成痛苦,但此举将给予巴西更大的定价权。

  国泰君安还表示:“大豆价格飙升将传导至下游肉类和食用油价格,这将加剧国内通胀。”虽然一些中国博主出于爱国原因建议选择以蔬菜为主的饮食,但喜欢炸鸡的城市居民不大可能改变吃肉的习惯。

  然而,咨询公司TS Lombard估计,大豆价格上涨10%将导致通胀率上升不到0.2%,这表明中国仍有回旋的余地。

  北京方面还将面临来自新形成的大豆产业的压力。数以百计的进口商、大豆研磨企业、饲料企业和肉类生产商雇用了成千上万的员工。这一行业正受到产能过剩的困扰,意味着企业将面临成本上升的困境。猪肉行业分析师冯永辉表示:“企业肯定会跟政府讨论这个问题。”

  中国完全摆脱美国大豆的唯一办法是将资金大量投入新的地区,以提振这些地区的大豆产量。例如,有官员谈到了乌克兰等黑海周边国家。

  这样做,中国将效仿日本曾经的做法。上世纪70年代,日本大举投资巴西的大豆生产。这一努力最终帮助巴西成为主要的大豆生产国。

  美国农业部分析师弗雷德?盖尔(Fred Gale)写道:“中国政府和农业企业负责人肯定将忙着设法在世界某个地方打造下一个巴西。”但在当前与特朗普的对峙中,这样的计划对北京方面不会有什么帮助。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断层智库

  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的态势让今年的清明假期尤其热闹,全球的经济学家们恐怕很难像中国普通人这样安然度假。

  特朗普最新声称将增加1000亿美元的关税让中美两国贸易摩擦持续升温。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商务部更进一步宣告强烈谴责,奉陪到底。

  4月6日,英国著名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在发给《断层智库》的报告中指出,如果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通过特朗普的要求增加额外1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中国将不愿投降,似乎很可能会作出回应,扩大自己的关税清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预计对中国经济的潜在损害将从GDP的0.1%上升至接近0.5%。这些更高的赌注增加了与美国达成协议的紧迫性,但如果谈判失败,还有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贸易战的最大风险

  凯投宏观这篇研究报告的标题为“中国将如何应对额外的美国关税?”其认为,特朗普现在已经通过要求美国贸易代表在美国的关税清单上再增加1000亿美元的进口额来进一步提高了风险。中国人将如何回应?我们怀疑他们会先等待看看特朗普的要求是什么。

  “假设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最终确实发布了一份扩大的关税清单,目前还不清楚中国会采取什么行动。有可能为了避免进一步升级,中国的回应会较为缓和,避免紧张局势。但如果不与美国达成某种协议,中国将被视为投降,中国可能觉得别无选择,只能再次以实物回应。这意味着将拟议的中国关税清单将扩大到几乎涵盖来自美国的所有进口。”

  凯投宏观指出,去年中国对美国进口贸易金额为1550亿美元,中国制裁的关税清单不仅包括所有进口贸易,还可能要减少对美国的服务出口(2016年为540亿美元)。除此之外,中国还可能增加监管美国公司在中国运营的负担,这两种工具都是用来惩罚韩国部署萨德的工具。

  凯投宏观还认为,如果中美双方要避免贸易摩擦升级,中国将需要提供有意义的市场准入和知识产权保护的让步。美国将不得不接受这一点。但中国不会放弃自己的产业政策,贸易赤字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这种交易看起来仍然是可能的,贸易紧张的加剧显然带关税威胁的风险,甚至如果只是作为谈判工具,如果谈判未能取得成果,将很难退缩。

  在此之前,凯投宏观亚洲首席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在接受《断层智库》的采访时就强调,中国经济今年面临最大的风险是会与美国在贸易方面有大的冲突。中国与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去年升至历史新高。如果这导致中美贸易战的爆发,中国经济会面临比预测中更大的下行压力。

  Mark Williams预计今年中国GDP增速为4.5%,他还比较担心的是中国信贷目前增长的速度(比GDP增速要快)。这是维持不了的,如果继续下去发生危机的风险自然会升高。

  中国自我伤害

  同样是在4月6日,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发布的“中美贸易战日益热化,形势严峻”报告指出,中国试图平息美国政府的愤怒(承诺开放某些行业和人民币升值),但似乎并没有说服美国放松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行动。继今年两轮进口关税上调后,美国于4月4日宣布中国出口到美国的1333种产品的进口关税将提高25%。这次的原因不再像之前为了国家安全或者保护国内产业,而是中国侵犯知识产权。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中国通过加大对美国相关农业产品的关税力度以进行报复,涉及106种产品,其中包括飞机和汽车等高科技领域。

  艾西亚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已经逐渐演变战略,从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转向更有针对性地阻碍中国进一步发展。根据美国已豁免绝大多数盟国的关税,可以很明显看出这是针对在中国最近采取的报复措施的举措,从而捍卫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在美国政府公布的1333种产品中,高达70%的产品与中国制造2025目标一致。该清单甚至包括中国尚未生产或出口的产品,例如飞机行业。

  艾西亚提出两个主要问题,对中国企业的影响和中国在多大程度上进行报复而不会对自身造成伤害?

  “关于前者,一些中国企业对海外收入的依赖程度高于其他企业,但显然美国迄今尚未触及中国企业利润的核心。对于后者而言,中国在不伤害自身的情况下进行贸易报复的可能性非常有限。第二轮报复表明中国已经转向可能伤害自身或双方的措施。原因可能是面临重重考验,即中国需在科技水平的提升上与美国一争高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作者: 易宪容

  2017年3月26日北京发布对商业办公项目的房地产调控政策。调控政策公布时,就有人预测,这样一个对北京商住房的调控政策出台,北京商住房市场成交量和成交价都会下跌。该调控政策出台一年了,北京商住市场的价格出现了30%以上的跌幅,而成交量跌幅更是高达90%。

  比如北京亦庄林肯公园,曾是北京商住房成交非常活跃的楼盘。这个项目紧邻地铁,配套成熟、环境优美,然而,在3.26商住房调控政策出台后,该小区商住房的房价和成交价都出现了大幅下跌。调控政策出台前的一年,整个林肯公园商办类的房子,成交量是1022套,但从2017年到2018年3月26日,一共是107套,成交量下滑了89.5%。

  而比林肯公园商住项目下跌更大的商住项目还有的是。数据显示,2017年3月26日以来,全北京商住房网签量仅有3589套,较调控前一年的67013套,跌幅达到94.6%。整个北京商住房市场的成交量基本上已经停止,价格也出现了大幅松动。

  比如,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北京像素,同样是北京知名的商住项目。调控前,北京像素的两层Loft户型的成交价最高达到过65000元/平方米,而调控后,成交价随即出现断崖式下跌,目前同类型房源成交价普遍在40000元出头,而平层的户型成交价直接跌穿每平米30000元关口。交易量急剧下跌、价格下行已经北京商住房市场的基本现实。

  那么,北京商住房市场,凤凰彩票平台本来是一个炙手可热的市场,2017年调控政策出台前,不少北京及各地的投资者纷纷都涌入这个市场。因为,在调控政策出台,对于这个市场的商住房既没有限购,房地产开发商开发这些项目都在交通便利的地方,在大型商圈范围,出行、购物都比较方便,而且商住项目的开发商还特意让这些商住房的设施基本上与标准住宅看齐,所以这些商住房开发项目也引起了投资者的青睐。

  但是,北京的3.26调控政策之后,商业办公项目的购买被加上了严格的限制。无论是否为北京户籍,购买人必须在北京有连续60个月的社保或者纳税记录,且不能有包括商业办公项目在内的任何形式的房产,同时必须全款购买,不能使用包括消费贷在内的任何形式的银行贷款。

  对于这些商住房的限购条件,对于是否有社保或纳税证明,是否有房产,如果这些商住房调控政策出台之后还有投资价值,整个市场房价上涨预期不改变,那么投资者总是能够找到规避这些限购的办法,只不过增加投资者的进入成本而已。但是,对第三个限购条件来说,则成了北京商住房市场突然交易量冻结、房价开始松动并下跌的根本原因所在。

  因为,这十几年来,国内住房市场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的增长与繁荣,能够让各个城市的房价不断地推高,最大的动力就是融资杠杆不断地放大,融资成本不断地降低。2016年国内一线城市及部分二线城市的房价之所以能够疯狂上涨,及2017年国内其他城市的房价也在快速上涨,这不仅在于央行把银行贷款利率降低到中国改革开放后的最低水平,而且在于央行向房地产市场发出了鼓励投资者进入市场的信号,比如按揭首付比例降低、按揭贷款利率可以7折优惠、已经购买过住房的居民如果还清已有的银行贷款再贷款可算购买第一套住房时获得相应信贷优惠等。也正是央行向房地产市场发展这些鼓励投资者进入市场的信号,不仅降低了投资者进入市场融资成本,也加大投资者融资杠杆比例。在这种情况下,大量的住房投资者通过加杠杆涌入市场,各城市的房价岂能不推高?各城市的房地产岂凤凰彩票网站能不繁荣?

  但是北京商住房的调控政策完全禁止居民使用银行的杠杆进入商住房市场,这不仅会把绝大多数商住房投资者挡住在这个市场之外,因为没有银行金融杠杆,绝大多数商住房投资者是没有购买能力进入这个市场的,而且它会立即改变北京商住房市场房价上涨预期,导致房价下跌。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那么一点点有能力进入者或有能力付全款的购买者,当他们看到商住房价格上涨预期逆转时,他们根本就不再有意愿进入这个市场了。所以,这个商住房市场的交易冻结,房价开始松动也是调控政策出台后的趋势。

  当然,面对这种情景,已经进入商住房市场的投资者(因为,这类住房自住者比率非常低,比如亦庄这个项目自住率不到20%),目前也在观望。因为,他们希望通过出租的方式来收回投资。但是这种投资是否有投资价值还得看租金走势。比如,如果购买商住房每平米5万,50平方米的房子租金每月为5000元,那么其购买商住房的成本为250万元,每年收益可达6万元,这个商住房的年收益率为2.4%。如果扣除物业费、取暖费、贷款利率,其收益率可能会更低。这与目前国内资金收益率为5%来相比,这肯定是一种不划算的投资。所以,早些时候北京的商住房火爆,投资者购买之后并非是为了出租,而是预期房价上涨卖出。现在,早已经进入的北京商住房投资者之所以不愿意退出这个市场,还是在预期这类房价未来会上涨,目前只是一种无奈之举。但是北京商住房市场未来走势如何,是否放开房地产调控政策让这类住房价格重新上涨,这是相当不确定的。所以,已经进入北京商住房的投资者是否能够如愿以偿同样是不确定的。

  从这个案例也清楚表明,国内住房市场之所以能够在十几年内暴涨,基本上是政府信贷优惠及信贷过度扩张的结果,所以,政府用什么方式吹大了房地产市场泡沫,就得用什么的方式来挤出泡沫,如果不是这样,只能是事倍功半,隔靴搔痒,无济于事。税收及融资杠杆是保证房地产健康发展的关键,如果不能从这里入手来挤出泡沫,其他方式能够起到作用不大。否则,房地产泡沫只能是越吹越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本文译自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4月3日的报道。来到中国最大的人工智能公司——商汤科技的北京总部,迎接访客的是数十个摄像头,其中一个决定是否为你开门,另一个追踪你的行动。

  营销助理Katherine Xue在公司陈列室里注视着一个摄像头,那里播出了一张我的脸部图像,从我的双目、鼻子和嘴角发出众多白色的线条。这台机器估计我是一名37岁的男性(我实际上44岁),吸引力评分是98。

  “这是一个高分还是低分?”我问她。她的数字化脸谱显示她是一名23岁女性,吸引力为99分。

  “这是一个非常高的分数!”,她说。

  薛后来小声对我说,每个人都得到高分。这是商汤科技的众多产品之一,这是一款营销应用程序,奉承你,让你根据从你脸部收集的数据购买为你选择的产品。(这台机器认为我会喜欢购买一个廉价牌子的中国米酒。)

  这只是商汤科技脸部识别技术的一个应用,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地方政府正在使用这种技术。另一个是位于该公司五楼陈列室角落指向街道的摄像机。

  商汤科技人工智能研究员陈谦(音)向我展示了楼下交通的实时视频。屏幕上每个正在移动的物体周围都有个方框,对这些物体进行识别和分类:屏幕上弹出一辆汽车的牌子、型号、颜色和车牌号码,以及每个走过该框内的人的信息:性别、衣服颜色、成人还是小孩。这里没有显示他们的身份,但是,陈谦(音)说,如果这些数据存进商汤科技的系统内,就可以显示他们的身份。

  这是给商汤科技的员工做的。他们的生物识别数据都存储在这里,一张北京地图使用相机数据来追踪员工在一天中去了哪里。

  商汤科技的首席营销官June Jin说,该公司把这些应用程序卖给中国警方。“我们一直在与40个公安局合作”,Jin说。“他们一直在努力做这个,提升城市的安全水平。”

  Jin 说,监控是商汤科技的三分之一业务,他们的客户是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也包括私人安全公司、金融服务公司、银行、移动运营商和智能手机行业,商汤科技向中国10家最大的安全公司中的7家提供核心技术。

  这有助于推动2014年成立的商汤科技成为中国最大的独角兽(定义为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估值超过30亿美元。

  在中国第二大人工智能公司旷视科技,副总裁谢忆楠表示,中国政府对脸部识别技术的巨大需求帮助该公司快速创新技术。

  “政府自最高层,正在推动对这项技术的需求,因此公司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没有大的障碍”,谢先生说。

  中国的中央政府——国务院,已经制定了目标,到2030年建设一个价值近1500亿美元的人工智能产业,其中大部分是为了加强国内安全。

  旷视科技和商汤科技都将他们的技术卖给了中国各地的公安局,作为中国的“鹰眼”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是将整个中国现有的安全摄像头整合成一个全国范围的监控和数据共享。

  这两家公司的技术也被用于中国的“智能城市”计划。

  当我质疑中国警方将如何使用旷视科技的技术时,谢忆楠承认该技术有严重的局限性。

  “我们只是向政府提供技术,他们拿它来做他们的工作”,谢忆楠说。“在中国,摄影机设置在距离地面2.8米(9英尺)处,这意味着它们将无法捕捉到人的脸部,这是一条规则,中国公民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不会去想太多。”

  但中国公民吉峰(音)一直在想这事。他是一名诗人和活动人士,在天安门屠杀周年纪念日或世界人权日,他经常被警察送出北京。他说,最近一名活动人士朋友去了他家后,警方使用面部识别摄像头识别他,并通知了他的房东,然后,他的房东威胁要把他赶出他的公寓。

  吉峰(音)说:“政府利用这项技术来抓那些被政府认为威胁到社会稳定的人。”“他们是用它来抓贼吗?是的,但主要是用来维稳。”

  旷视科技的谢忆楠坚称中国正在使用该技术来保持城市安全、阻止街头犯罪,并保护居民免遭扒手等伤害。当我问他,如果外国政府用他的技术来打击他们的公民,他会怎么想,他引用了谷歌创始人的话。

  “我们的创始人也认为’不做恶’是第一原则”,他说。“如果一个政府用它来控制当地人,我们会三思是否与他们做生意。我们的原则是让人们更强大,而不是去控制他们。”

  此外,谢说,认为面部识别象一个全视野的眼睛,这一想法并不符合事实:最快的服务器,其算法容量不足以支持成千上万摄像头在任何时候捕捉到几亿人的数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尽管不少人对台湾实行募兵制存疑,但根据最新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大陆如武力侵台,却反而会推动台湾青年参军的意愿。

  苹果日报报道,台湾民主基金会委托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调查台湾年轻人对民主制度、两岸关系,及防卫台湾安全的决心,上周发表调查结果,39岁以下受访者共有825名,其中23.5%支持台湾独立,10.4%支持两岸统一,65.5%希望两岸关系维持现状。此外,将近70%受访者表示,愿意在中国武统胁迫下为台湾而战,此结果不因年龄而有所区别。

  台湾民主基金会执行长徐斯俭指分析结果,认为台湾年轻世代对维持民主价值及台湾的自我防卫都有强烈的决心,绝大多数台湾年轻人希望两岸维持现状,不希望台湾独立,更不愿意与中国统一,显示所谓的“天然独”,其实代表“反统一”。

  目前台湾的兵役制度是募征并行。募兵制2002年开始试行,但募兵情况并不理想。以募兵制代替征兵制已推行多年,甚至在2013年军方就规划“从2015年就要全面步入全募兵时代”,后来又把时限往后延了两年。

  到了去年年底,台湾国防部长冯世宽以坚决的态度表示,2018年开始不再征兵,“这个决定不会改变”。不过尽管如此,外界担心招兵的成效,而且更担心招不到好兵。

  另外,台湾政府近年来力推自造潜舰,国防部7日证实获得美国政府发出行销核准证,美国潜舰制造商可与台方讨论潜舰相关技术与装备。

  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个月16日签署生效的《台湾旅行法》之后,美台关系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台湾旅行法》的内容规定美国在政策上应该允许所有层级的美国官员前往台湾政府,并与对应的台湾政府官员会面;允许台湾政府官员进入美国,并在适当的尊重条件与美国官员包括国务院、国防部以及其他内阁机构官员会面;鼓励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及任何台湾政府在美国成立的机构在美国进行正式活动,并使美国国会成员、联邦及各州政府官员、台湾政府高层官员参与其中,而不再受到限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