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4Chan戏耍CIA:特朗普“召妓”风波由来-墙外楼

  黎蜗藤

  特朗普又發生大事了,今天美國傳媒紛紛報道一份35頁的memo,關於俄羅斯和特朗普之間的秘密聯繫。報道指普京一早就策劃支持特朗普,手上還有特朗普的黑材料。大選中,特朗普的團隊,一直和俄羅斯特工有聯繫。也早就知道俄羅斯黑DNC郵件服務器的事。不過,特朗普發出推特,說這些都是假消息。以後幾天看進展如何。

  出大事了!特朗普被曝“常年私通俄国”

  在特朗普上台前10天,英美两国的多家媒体同时爆出一条重磅新闻——特朗普和俄罗斯有长期秘密联系。媒体甚至指前身为克格勃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掌握了大量特朗普的黑材料,足以通过这些黑材料敲诈勒索特朗普。

  68887db55e2a157f2fb35a69f1acb87168887db55e2a157f2fb35a69f1acb871

  媒体披露的这份机密信息截图/图

  包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CNBC、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和英国《卫报》在内的多家国际知名严肃媒体都报道称,美国情报机构的四大核心(国情局局长、中情局局长、联邦调查局局长和国安局局长)联名上书特朗普和奥巴马,表示美国的情报机关收到了一份由英国情报机构截获、来源是俄罗斯情报人员的机密信息。这份机密信息显示,俄罗斯长期以来培植、帮扶特朗普以助他赢得美国大选,俄罗斯介入特朗普事务至少已经有5年时间。此外,俄罗斯还通过释放希拉里的有害信息、屏蔽特朗普的有害信息等情报操作攻击特朗普的对手。

  媒体指出,这份机密信息并非由美国的情报获取,所以其真实性有待进一步查证。但鉴于美国的核心情报机构的主要负责人联名上书“递折子”,该情报的可信度应该很高。

  在这条爆炸性的消息传出后,特朗普团队并没有官方回应,不过特朗普本人则在不到一小时内发推表示这是“假新闻,政治迫害”。

  33c10ca39c0f48c6f4e8bf5bb57b006033c10ca39c0f48c6f4e8bf5bb57b0060

  这份机密情报显示,俄罗斯“扶持”特朗普是为了“分裂西方联盟”。俄罗斯为了拉拢特朗普,为他提供了好几个“经济实惠”的房地产行业大订单,这其中许多都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相关订单,所涉金额巨大。特朗普拒绝了这些贿赂,但是他本人和他的核心团队接受了来自俄罗斯的情报,这些情报包括民主党与其他其的政敌的黑材料。此外俄罗斯情报机构也收集了不少特朗普的黑材料用以威胁、敲诈他。

  情报还披露了许多特朗普与俄罗斯接触的细节。2013年特朗普前往莫斯科筹办环球小姐选美时,俄罗斯情报机构就借机搞了不少特朗普的黑材料。去年7月19日,特朗普派自己的外交政策顾问卡特·佩吉密会了普京的亲信伊格·伊瓦诺维奇·谢钦。此外佩吉还与俄罗斯情报机构的官员伊戈尔进行了会面,就是这次会面上伊戈尔表示俄罗斯有特朗普的“kompromat”、也就是黑材料。

  这次密会后的两个月,美国媒体曝光了佩吉的俄国之旅,据信佩吉也遭到了FBI的监控。佩吉在公开场合一直是一个俄罗斯的支持者,表面上他去年7月的俄罗斯之行是去俄国做了一次“谴责西方对俄政策”的演讲。他起先拒绝回应自己到底有没有和俄罗斯情报人员接触,后来又表示这些指控都是“垃圾”。

  据媒体报道,FBI在去年就根据“外国情报监视法案”,申请对特朗普团队内四名和俄罗斯有不正常联系的成员进行监视。这份申请最终有没有通过不得而知。不过在特朗普胜选后,佩吉又大摇大摆的前往莫斯科会见“俄罗斯经贸领域和思想界的巨头”。

  这份情报还指出,特朗普的竞选经理马纳福特(此人之前还当过乌克兰问题顾问)的一名手下获悉了俄罗斯黑客入侵民主党邮箱的行动。作为回报,特朗普团队答应在大选中淡化克里米亚议题,并且通过强调北约在东欧部署弹道导弹的议题来转移人们对于克里米亚的关注。

  就在这次交易几天之后,特朗普在大选辩论上公开表示他执政后可能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并且号召俄罗斯入侵希拉里邮件……

  特朗普存在“通敌”的操作空间

  由于事发突然,美国官方机构尚未承认或者否认这些关于特朗普指控。因为美国没有参与这次情报的操作,所以其情报部门要花一段时间来验证这些情报的可信度。但是从这次事态的严重程度、以及特朗普一直以来的亲俄形象来看,他“里通外国”并不是没有可能。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反特朗普势力借助这次“通敌”指控扳倒特朗普的可能性确实存在。

  在去年的美国大选中,民主党多次攻击特朗普“支持”俄罗斯,并指俄罗斯参与了入侵希拉里邮件门邮件的过程,从而干涉了美国大选。不过当时民主党方面没有拿出切实可信的证据,最后也只是说“美国情报机构认为俄罗斯干涉了美国大选”。

  反观特朗普,他在频频在公开场合点赞普京,并且在总统辩论中“邀约”俄罗斯来黑希拉里的邮件。特朗普毫不掩饰自己对于俄罗斯的好感,但是之前这些举动只能解读为“政治观点”,不同于此次“里通外国”的指控。

  从操作层面来看,特朗普多年前在俄罗斯策划举行选美比赛时就曾与俄官方有多重接触。在当选美国总统以后,他频频示好俄罗斯,先是任命了知名亲俄人事、“俄罗斯人民的老朋友” 蒂勒森担任美国的国务卿,后来又说要把俄罗斯从美国的“顶级防卫重点”中除名。特朗普亲俄有目共睹。

  此番美国最高情报机构递折子指责美国当选总统里通外国,可谓是捅了马蜂窝。特朗普距离上台只剩十天,难道美国要变天?

  根据美国宪法,“发动反对美国的战争,或拥护美国的敌人、并给予他们任何形式的援助”会被定义为叛国罪。叛国的刑罚可以高至死刑,但也有较轻的罚则,如“判5年或凤凰彩票官网以上有期徒刑、罚款至少10,000美元,且终身不得在美国担任任何公职”。前美国副总统阿龙·伯尔就曾因为叛国罪被托马斯·杰斐逊起诉而结束了政治生涯。

  川普記者會駁斥召妓尿床

  將於下周五就任美國總統的川普,台灣時間今凌晨舉行當選後首次記者會,駁斥美國媒體BuzzFeed昨公布的一份調查報告,這份據信撰寫者為英國前情報人員的調查報告稱他可能有不少把柄落在俄羅斯手中,包括曾召妓、命她們在床上表演「黃金雨」(即解尿)等淫穢畫面。

  川普(Donald Trump)在記者會上強調這些文件全非事實,「天曉得是什麼單位寫的,也許是什麼情報單位發布的,這種文件不該撰寫,也不該發布。」他強調即將就任的這幾天不斷有經濟好消息傳出,車廠不在墨西哥而是在美國加強投資,他說自己將會是「上帝創造的人類中,最偉大的工作創造者」。他還見了許多「很棒的人」,包括中國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馬雲。

  「早知被藏攝影機」

  媒體報導,美國聯邦調查局、中情局等4情報單位首長上周向川普、總統歐巴馬及數名參議員簡報俄駭客干預美國大選時,在調查報告中附加了上述報告的摘要。BuzzFeed隨後發佈共35頁完整報告,時間標示從去年6月到12月,內容提到俄羅斯政府扶植、川普至少5年,提供他有關對手情報、房地產交易等好處,並掌握能讓他難堪、足以勒索他的把柄,如他2013年入住莫斯科麗池卡爾登(Ritz-Carlton)飯店時,指名要住歐巴馬伉儷訪俄時所住的總統套房,他還找來數名妓女在歐巴馬夫妻睡過的床上表演「黃金雨」(Golden Showers)等18禁動作,而俄情報單位早在房內裝設錄音、錄影設備。

  川普昨稱自己是很有潔癖的人,很清楚住的外國旅館,包括俄國的旅館,會有很多「小小的攝影機」,藏在「非常奇怪的地方」。他似乎藉此間接否認網路文件中指控他召妓撒尿的報導。

  川普在記者會接受記者詢問時,一改先前立場,表示民主黨被駭客入侵事件「我想應該是俄國幹的」,但也強調「我們應該被很多國凤凰彩票平台家,很多人駭入」。

  批爆料網站不負責

  這份文件也指控川普的法律顧問柯恩(Michael Cohen)今年8月曾在布拉格與普丁的代表密會,討論如何秘密付款給攻擊希拉蕊競選的駭客。川普昨轉推柯恩的推文,柯恩亮出美國護照的封面,說他這輩子從沒去過布拉格。

  川普陣營隨後召開的記者會中,即將出任白宮新聞秘書(發言人)的史派瑟(Sean Spicer)開頭就說柯恩當時根本沒有離開美國。史派瑟譴責發布這份文件的BuzzFeed網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左派部落格」。

  大选前 黑客组织4chan为了戏耍极左民主党媒体人rick wilson,给他发来了一个编造的爆炸新闻 这厮如获至宝 可是大的新闻媒体怀疑真实性 于是他把这个“爆料”给了cia,大选结束以后沉寂了一段时间 后来民主党想用俄国抹黑川普 让cia收集黑材料 居然把这个假新闻写到cia报告里面 cnn查阅报告的时候如获至宝 立刻连篇累牍报道 结果被4chan拿出当初爆料的信息狂打脸

  这是测试智商的新闻

  如果材料是真的,说明普京是地球大boss

  几年前就知道了来自纽约的地产商人会竞选总统,并且自信可以帮助其打败竞争对手成为美国大统领。

  普京一眼就看出老唐是未来美帝老大,所以在其来莫斯科举办选美大赛期间对其监控。恰巧老唐有变态的爱好,俄罗斯在其嫖妓过程偷录了小视频,之后加以威胁。

  真实情况是这是特朗普支持者4chan用户大选时放的一个鱼钩,想钓一下希拉里阵营和媒体,上钩之后再进行群嘲。当时媒体没有上钩,现在一个八卦网站buzzfeed饥不择食,上钩了。媒体为了捆绑普京与特朗普已经不管不顾了,报道一些无法证实的材料。它们报道时自己也说这些材料没有真实来源,无法鉴别真伪,但还是报道了。

  强调一遍,这些东西不是新鲜事物,所谓的英国前情报人员是希拉里竞选阵营的,希拉里大选期间都不敢用的材料只能说明这是假俄不能太假的东西,有如凤凰彩票官网果有丁点的证据或可靠性,大选期间就放出来了。

  以下为该报告的来龙去脉,CIA一脸懵逼,丢死个人了

  c13wyyuwgaete6ac13wyyuwgaete6a

  8dfb6d06gw1fbn8b824vbj20ku0rs77v8dfb6d06gw1fbn8b824vbj20ku0rs77v

  4chan截图大意:

  /pol/acks发了一份幻想小说给反川普的Rick Wilson,内容是川普让人在奥巴马睡过的床上撒尿

  他认为这是真的,把它发给了CIA

  CIA把这放入了俄国影响美国大选的官方报告中

  川普和奥巴马都读了/pol/acks写的幻想小说

  CIA的结论是俄国要用我们编的故事勒索川普

  c12nn41usai5s6gc12nn41usai5s6g

  c12nn4yviaup2lwc12nn4yviaup2lw

  c12i1vsxgaakk4vc12i1vsxgaakk4v

  相关的报导整理。真的很难相信美情报机构用未经验证的假材料故意抹黑自己国家的候任总统。但是他们真就那么干了。黑客组织放出了他们制造的爆料来源。这估计又要变成一个地震式的新闻了。

  川普否认俄掌握对其不利的情报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川普用他喜欢的公共交流平台推特反驳有报道所称的,俄罗斯收集情报,意图使其声誉受损。

  川普星期二在推特上用全部是大写的字母发推文说:“假消息,完全是莫须有的政治迫害。”星期三早晨,川普继续就此做出回应,声称莫斯科否认收集了有损他声誉的信息,强调“俄罗斯从来没有企图对我使用任何把柄。

  有媒体报道说,美国情报官员撰写的简报内容包括,川普竞选团队官员跟俄罗斯情报机构串通的指称,和川普被指称的性活动。

  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星期三说,文件中所说的那些东西意在伤害美俄关系。

  俄罗斯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说:“虚构这类欺骗性的故事明显是企图破坏我们的双边关系。这是彻头彻尾的捏造。就我看,这份文件的质量不佳。”

  川普星期二晚间发推文做回应说,这份报告是编造的。

  有报道说,川普上星期五拿到了一份两页纸的未经证实的情报大纲,有关方面还向他汇报了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的机密情报。

  美国政府人士确认,美国情报机构负责人上星期告知川普,俄罗斯情报人员声称,他们掌握了有损川普的个人和财务信息,同时强调,文件中的信息有待证实,信息来源于一家私营公司。

  据报道,奥巴马总统星期四拿到了内容相同的简报。

  川普的律师迈克尔·科恩说,文件中的所有说法都是假的,政治反对派捏造的目的就是恶意中伤川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12月19日,选举团投票结果正式确认特朗普当选为美国第45任总统。看着票数的实时统计,我想起不久前曾和一位美国的大学同学讨论,是不是选举人投票时还有机会逆转竞选结果。我们也知道这不过是一种逃避现实、痴人说梦般的想法,但直到特朗普名字下面的数字超过270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如此切实地意识到,自己将不得不面对某种新的世界和未来。

  从11月8日到现在的两个月里,作为一个蓝州自由派学校里的中国留学生,我的困惑、忧虑和恐惧如果说一开始还多少有些抽象的话,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回避:无论是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对身边可能面临威胁的朋友,还是工作签证、移民身份等更具体、现实的考量。

  我还记得特朗普当选的第一天,周三,纽约上州的波基浦西(Poughkeepsie)下了一天小雨。我所在的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的校园氛围和天气差不多阴沉。当天我有一节英语和一节政治课,两位教授都中断了教学计划,把时间留给大家自由讨论,对话中穿插着长时间的沉默,和偶尔的啜泣。在这样一个整体左倾的校园里,面对大多将选票投给希拉里的学生们,英语课的教授将此次选举比作了年轻时失去挚友的经历。他说:“我很沮丧、悲伤,我不愿相信对少数族裔的恨意如此强烈,以至于足以决定一次选举的结果。”

  如今,特朗普已经当选两个月,下周即将正式就职。在各种推文、电话通话和任命决定之间,这位候任总统发出了一系列颇富争议甚至令人震惊的讯号,从声称将“大大加强和扩张美国核能力”,到近40年来首次与台湾领导人通话。然而前景似乎并未明朗多少,人们很难判断应当如何解读这些言论,新一届政府又将在多大程度上实施这些主张。

  对于全美高校来说,更为严峻的现实是一系列无法忽视的仇恨事件(hate incidents)和暴力行为。11月23日,瓦萨一栋教学楼的卫生间墙上被画上了象征纳粹主义的卐字标志,和“heil trump”(特朗普万岁)的字样。这是离我最近的一个例子。据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统计,仅在11月9日到18日10天内,北美大学校园内就出现了多达140起仇恨事件。

  作为少数族裔,我或许和很多中国留学生一样,对于这样的美国并不陌生。我在学校和纽约市都曾因为自己的性别和种族遭遇陌生人的区别待遇甚至辱骂,同在瓦萨的中国朋友也曾在纽约街头被路人要求“滚回中国”。这位朋友在得知选举日结果后哭了很久,担心将遭遇更多骚扰和暴力,也担心身边的移民朋友受到威胁。她说,“我真的怕我会死在这里。”

  但大多数时候,因为身处的环境和享受的特权,我仍得以与这部分美国隔绝开来。我很难真正理解排外、恐同情绪,也对失业、贫穷带来的困难、焦虑和仇恨知之甚少。从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身上、从校园与课堂里对各类问题的关切和讨论中,我学到了宽容和尊重。 就在一年多前,我还在参加学校的反种族歧视游行,响应在密苏里大学(University of Missouri)、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等多所高校爆发的一系列抗议行动。此后,很多学校开始更加严肃地应对相关事件,积极创造“安全空间”(safe space),争取让学生在课堂和校园生活中不会因为性别认同、种族、宗教或其他原因感到不适或受到威胁。特朗普当选后,我们不知道此前的努力是否已经白费,未来又将如何发展。选举日以来,公开的种族歧视和仇恨事件似乎更加肆无忌惮。

  对此,除了更多的沮丧和失望,我也看到各个大学着手制定措施,保护易受攻击的群体,安抚学生的恐惧不安,并思考该如何面对一个即将到来,或者已经到来的,特朗普的美国。选举日的那个周末,我在瓦萨的很多同学聚集到波基浦西市政府门口,或者纽约市的街道上,参加反对特朗普的游行示威,不少中国留学生也置身其中。他们举着“HATE won’t make us GREAT”(仇恨不会让我们伟大)的标牌,加入到喊着口号的人群中。一位参加了游行的美国朋友告诉我,他当时感到了极大的“骄傲、希望和振奋”,意识到除了伤心难过之外,自己还有更多可以做的。

  不久前,瓦萨学院临时校长和北美数百所高校校长签署了两封联名信,要求候任总统谴责歧视行为,并呼吁其继续执行奥巴马的“暂缓递解”(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行政令,允许16岁前进入美国的无证移民获得工作许可、社会安全号码和就学资格。12月中旬,瓦萨管理层也正式通过师生的请愿,决议将校园作为一个保护区(sanctuary),为任何可能遭到驱逐出境的学生、教职工和当地居民提供庇护。(尽管目前新一届政府目前尚未表明将采取哪些具体举措驱逐无证移民,但特朗普曾宣称就职后将立即废除奥巴马任内签署的移民方面的相关政策。)

  我十分尊重和敬佩美国高校和师生们的这些努力,也很羡慕这样的氛围。在中国,由于方方面面的限制,我对于很多事情的质疑和愤怒往往最终都不得不转化为无可奈何的沮丧和无能为力的麻木,政治行动和反抗几乎难以想象。尽管身边不乏试图改变的朋友和师长,在教育、环境、乡村建设等等领域付出努力,可大环境仍让我不免偶尔有些“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般的消沉。但是在美国,无论代议制与真正的民主理想有多少偏差,无论民主这个来自古希腊的概念与欧洲中心主义和殖民历史有多少纠葛,无论所谓“自由”多大程度上只是资本的附庸,我却无法否认,这里的政治环境让我能够发现某种改变的可能和希望,让我在面对许多庞大的权力结构和看似理所当然的社会现象时能够找到某种与之对抗的信心和力量。

  但我也知道在美国读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不全是像我这样想的。这一群体的内部分化似乎因为这次大选而显得格外突出。选举日后,瓦萨在校园主楼里专门留出了一片区域供大家摆放抗议标语,或者在卡片和便签条上写下互相支持的留言。但有中国同学则对此表示满不在乎,认为有些小题大做。我也看到过其他学校的留学生在朋友圈里支持特朗普,并公开发表激烈的反移民言论。

  对已经拿到绿卡、在美国定居的中国移民来说,特朗普的教育政策是更需要关注的问题之一。11月底,特朗普决定将要提名贝茜·德沃斯(Betsy DeVos)为新教育部长,《纽约时报》曾说“很少有谁比她更热衷于将政府资金从传统公立学校转移到别处了”。我认识在瓦萨附近餐厅做服务员的一位中国移民,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三句话不离家里“大的那个”和“小的那个”。她说她很担心政府是否会减少在公共教育上的投入,孩子今后上学是否会成问题。

  随着时间推移,我身边也有越来越多的同学和老师试图从学术和理论角度去理解、阐释所谓的特朗普现象。不少人目光投向了同一个角度:特朗普与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下的资本全球化、自由市场和经济原则对社会与个人的重新厘定。这位候选人出乎意料的胜选是否意味这一国际秩序的某种瓦解或者变化?

  自其当选以来,新自由主义这个名词就迅速占领了各大媒体新闻标题中的显要位置。美国哲学家康奈尔·韦斯特(Cornel West)11月在《卫报》(The Guardian)中写道,特朗普的崛起表明“美国新自由主义时代即将终结”,表明“人们心里一种绝望的呼声,希望能逃离正在解体的新自由主义秩序及其带来的各种问题”;但同时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官网上也有评论指出,特朗普的胜选并非标志着新自由主义的死亡,而是其新的阶段。“如果奥巴马执政时我们看到的是新自由主义与婚姻平权等进步议题的交叉,那么今后的美国人将很可能受控于某种种族民族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结合”。但无论如何,像沙龙网(Salon.com)上一篇观点文章所说的那样,很多学者和批评人士都认为“缺少了新自由主义这个参考系,我们就无法理解特朗普政府对于公民究竟是好是坏”。

  这学期,我选了一门相关内容的哲学研讨课。从中,我学到了新自由主义宣扬的“市场至上”:在上世纪纳粹主义、极权主义的剧烈震荡后,一批学者试图重新建立资本主义经济,用市场原则定义政治、社会、文化等各个领域。他们强调自由市场,反对政府直接干涉;他们也支持利用各种手段打开国际市场,反对贸易保护。里根、撒切尔甚至邓小平都被视为新自由主义的先驱,奥巴马和希拉里也往往被贴上这个标签。这门课上,我认识到了包括中国在内全球各地触目惊心的贫富差距,也认识到了新自由主义对我日常生活的塑造和控制。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在30年前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利润、竞争、效率、投入和产出越来越多地成为我们生活、判断和思考的价值标准,我们越来越多地成为经济市场中的“人力资本”。

  竞选结果公布后的一节课上,哲学系的特拉维斯·霍洛韦(Travis Holloway)教授提出了一个至今仍困扰着我,或许也仍困扰着许多人的问题:特朗普的当选与全球新自由主义的关系究竟是什么?

  霍洛韦教授在讨论中指出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企业家、投资者,称得上是新自由主义逻辑的典型化身。他主张的大幅减税、放松或取消管制、私有化等政策也无疑都是熟悉的论调。这位候任总统更多次重申,将像经营商业公司一样来管理美国政府。

  但与此同时,特朗普宣扬的贸易保护和孤立主义却又矛盾地打破了新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韦斯特认为,尽管他曾公开发表排外、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言论,对于现状的愤怒和苦闷仍促使很多公民将选票投给了这个“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 的化身。或许如法国当代哲学家阿兰·巴迪欧(Alan Badiou) 选举日后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Los Angeles)发表的演讲中所说,特朗普的当选某种程度上反映着当今的世界“除了新自由主义之外别无他法”,人们面临普遍的“迷失、挫败感和蒙昧的动乱感”,迫切需要改变却又看不到其他出路。

  我对这种无力感同身受:在美国大学待了将近四年,我上过的几乎每一节课都在告诉我依靠资本运行的社会如何需要质疑和批判,人类和世界如何需要另一条道路;但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也同时告诉我,要找到这样的一条路将会如何艰难。

  这一视角下,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间的对立并非设想中那么绝对。前者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现有体制和新自由主义下的典型政治立场,后者不过更激烈地反映出了这种秩序下的矛盾和危机。因此巴迪欧说,“为了对抗特朗普,我们不能指望希拉里。”但能够指望什么,我似乎也无法确定。

  不久前,我与瓦萨政治系的苏福兵教授聊起这次选举。他来自山西清徐县,1995年来到美国芝加哥大学读博,2004年开始在瓦萨学院任教。我问他中国留学生应该如何看待这次选举,他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这句话大概也能适用于所有人。我们或许永远无法清晰、完整地理解两个月前的结果,但它也许可以作为一个契机,让我们重新审视、反思今天的自己和世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